重点推荐

以全民健康 托举全面小康

从全球看,我国是医疗质量进步幅度最大的国家之一。医疗领域各方面改革统筹兼顾、整体协同,形成破解“以药养医”等痼疾的合力看急诊要等7...

同《健康中国行动》共呼吸

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日前向公众和呼吸界发起“同《健康中国行动》共呼吸”倡议书,号召全社会共同行动起来,为健康中国一...

来一场健康服务供给侧改革

中国用自己的办法面对医疗卫生这个世界性课题,取得了显著成效。其中一个重要经验,就是运用强大的国家能力进行健康治理实施健康中国行动、...

全民健康,迈进美好生活

全民健康,迈进美好生活——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的民生事之“病有所医”篇  【引言】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习近平总书记...

推动全民健身 习近平身体力行

编者按:今年8月8日是中国第11个“全民健身日”。从应运而生的愿景到深入人心的理念,席卷全国的健身热潮记录着中国人的健康生活方式和昂扬...

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成立

7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健康中国行动组织实施和考核方案的通知》和《关于成立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的通知》,明确依托全国...

今明两年健康扶贫工作重点划出

  7月11日在京召开的2019年全国健康扶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对今明两年健康扶贫工作进行部署,明确全面推进解决“基本医疗有保障”突出问...

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

  核心阅读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代表委员认为,要根据人民群众健康需求的新变化,深化医疗卫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好群...

药品专利保护体系建议发布

日前,《保护创新、促进仿制——对中国建立药品专利保护体系的政策建议》报告发布会在京召开。该报告旨在为我国建立和完善药品专利链接、专...

国家卫健委:80%以上居民15分钟内可到达最近医疗点

“目前,分级诊疗制度正在形成,以“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为目标,以医联体建设、远程医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为抓手...

习近平铺设“健康之路”

悠悠民生,健康最大。“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经济要发展,健康要上去,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都离不开健康”;“人民...

李克强:抗癌药是救命药,不能税降了价不降

“抗癌药是救命药,不能税降了价不降。”李克强总理在6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必须多措并举打通中间环节,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

彭丽媛在凉山参加艾滋病防治宣传倡导系列活动

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彭丽媛21日至22日在四川凉山州参加艾滋病防治宣传倡导系列活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崔丽,四...

孙春兰:抓好重大疾病防治 增进人民健康福祉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29日下午主持召开国务院防治重大疾病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暨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会议,强调要深...

国家卫健委:用各种媒体渠道传播吸烟危害

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下发了《关于开展第31个世界无烟日宣传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指出,要利用各种媒体渠道传播吸烟...

热图聚焦MORE >>
请稍候...
  • 热烈庆祝新中国70华诞
  • 奔跑吧,健康中国——全民健身在路上
  • 欢度五一国际劳动节
  • 健康为本 全面小康强基础
委内讯息MORE >>
全国老中医专家工作室暨北京糖代...
中日健康专家在广州开展“离子医...
我委领导赴苏州参加第12个联合国...
公益救助特困家庭群众捐赠仪式在...
我委领导出席2018公益慈善盛典活动
全民健康工作委员会举办“喜迎国...
中央国家机关老干部推进全民健康...
首届中美医疗创新论坛在深圳举办
《健康中国建设先进模范人物年鉴...
全民健康工作委员会党员向社区捐...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资讯 > 医疗卫生医疗卫生
许多耳熟能详的疾病 医学手段都无法治愈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时间:2019-08-16

  “人体太复杂了,医学目前所知道的可能跟人体实际情况差别很大,我们可能只知道人身体的1%,甚至1%都不到。”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四部、五部主任詹庆元在谈到医学的局限性时,有着非常深刻的体会,“人身体的任何一个细胞都比一台电脑要复杂得多,更何况人体是一个由无数细胞构成的复杂系统”。

  詹庆元介绍说,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现代医学对很多疾病是有把控能力的,比如很多传染性疾病,基本上能做到早期预防。对于需要住院和门诊治疗的一些患者,甚至是早期的肿瘤患者,现代医学采用一些药物、手术治疗、介入治疗,可以让患者完全治愈,“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是最希望的,也是现代医学努力的目标”。

  根据多年临床工作经验,詹庆元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现在普通大众对医学的期望值很高,总以为大部分疾病都能治愈。然而,“医学不是万能的,医学甚至是非常无奈的。比如,最常见的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慢阻肺、肿瘤等,这些疾病都是治愈不了的”。

  虽然能治愈的疾病有限,但是现代医学研究出了相关疾病的预防方法,面对现代医学的无奈,这也是普通大众必须认识到,并且可以做到的。詹庆元介绍说,从一个人还没有出生时就开始的筛查工作,到吸烟、肥胖等高危因素的预防都是现代医学给出的方法。

  然而,由于老百姓对医学寄予了太高的期望,导致他们轻视了预防在维护生命健康中的作用。詹庆元认为,目前非常普遍的现象是,胡吃海塞、不规律生活、不注重锻炼,等真生了病,患者到了医院以后,会发现疾病治疗起来很难,与此同时还会花费高额的医疗成本。在詹庆元看来,规律生活、坚持健身和定期体检,都是非常重要的。

  常年与危重患者接触,让詹庆元觉得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健康是所有幸福的载体。然而,人不能永远拥有健康,死亡终究会来临,詹庆元说,面对死亡,他现在看得比较简单,“生就是死,在死亡面前,大家都逃不开”。

  所以,如果有家里人到了生命终末期,詹庆元不会让他们到医院进行强行延长生命的治疗,反而更偏向于缓和医疗,希望家人在离开人世时可以少受一些痛苦。

  然而实际情况是,即使詹庆元会把这些建议告诉患者及家属,但是在他主管的病房内,依然会有很多靠机器设备维持生命的患者。有一名患者已经靠呼吸机维持了9年的生命,这位已经90多岁的患者平时一个人躺在病房内,子女只在春节的时候会来病房看望他一次,其余时间都在国外工作。

  詹庆元说,其核心原因是死亡教育的薄弱。詹庆元同时兼任北京协和医学院及首都医科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在回顾自己受教育的经历时说:“在我受的初级教育中,几乎没有什么死亡教育。大学期间因为我是学医的,会有一些零散的内容,但是其他学科的大学教育中很少会有死亡教育。”

  “因为我们国人大多不信宗教,因此会对死亡有一种恐惧的态度。”而这种态度蔓延到患者终末期的治疗时,就会有放弃生存质量只为延续生命长度的治疗选择。对于这些患者,其实,现代医学技术能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在医疗资源一定的情况下,为这些患者延续低质量的生命长度,就势必会占用其他患者的就医资源。

  詹庆元会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死亡教育。在孩子五六岁时,他们一起看动画片《小鹿斑比》,当看到斑比的爸爸去世时,詹庆元告诉孩子爸爸将来也会去世。后来家里其他亲人去世时,他也会带着孩子过去,让孩子看一下死亡的过程。“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每个人都会去世,但是学校里没有相关课程告诉孩子们。应该让孩子明白这个事实,因为当你能坦然面对死亡的时候,才会知道怎么好好去生活”。

  当大众能明白现代医学能治愈的疾病非常有限时,才会更加注重预防,这也是好好生活的重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