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推荐

以全民健康 托举全面小康

从全球看,我国是医疗质量进步幅度最大的国家之一。医疗领域各方面改革统筹兼顾、整体协同,形成破解“以药养医”等痼疾的合力看急诊要等7...

让全民健康托起全面小康

只有不断提高全民健康水平,将“人口红利”转化为“健康红利”,才能为全面小康提供不竭动力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我国打响了一场抗击疫情的...

科学防控疫情

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科学就是我们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利器。战胜疫病离不开科学,既要...

习近平: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近期,湖北省武汉市等多个地区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截至1月20日18时,境内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24例,其中...

“全民药方”保障全民健康

  新版医保目录从2020年1月1日开始执行,作为构成我国基本医保制度的元素之一,医保药品目录事关全体参保人,堪称“全民药方”,每一次调...

同《健康中国行动》共呼吸

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日前向公众和呼吸界发起“同《健康中国行动》共呼吸”倡议书,号召全社会共同行动起来,为健康中国一...

来一场健康服务供给侧改革

中国用自己的办法面对医疗卫生这个世界性课题,取得了显著成效。其中一个重要经验,就是运用强大的国家能力进行健康治理实施健康中国行动、...

全民健康,迈进美好生活

全民健康,迈进美好生活——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的民生事之“病有所医”篇  【引言】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习近平总书记...

推动全民健身 习近平身体力行

编者按:今年8月8日是中国第11个“全民健身日”。从应运而生的愿景到深入人心的理念,席卷全国的健身热潮记录着中国人的健康生活方式和昂扬...

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成立

7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健康中国行动组织实施和考核方案的通知》和《关于成立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的通知》,明确依托全国...

今明两年健康扶贫工作重点划出

  7月11日在京召开的2019年全国健康扶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对今明两年健康扶贫工作进行部署,明确全面推进解决“基本医疗有保障”突出问...

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

  核心阅读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代表委员认为,要根据人民群众健康需求的新变化,深化医疗卫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好群...

药品专利保护体系建议发布

日前,《保护创新、促进仿制——对中国建立药品专利保护体系的政策建议》报告发布会在京召开。该报告旨在为我国建立和完善药品专利链接、专...

国家卫健委:80%以上居民15分钟内可到达最近医疗点

“目前,分级诊疗制度正在形成,以“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为目标,以医联体建设、远程医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为抓手...

习近平铺设“健康之路”

悠悠民生,健康最大。“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经济要发展,健康要上去,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都离不开健康”;“人民...

热图聚焦MORE >>
请稍候...
  •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
  • 热烈庆祝新中国70华诞
  • 奔跑吧,健康中国——全民健身在路上
  • 爱国卫生月:让卫生健康成为每一个人的习惯
委内讯息MORE >>
全国老中医专家工作室暨北京糖代...
中日健康专家在广州开展“离子医...
我委领导赴苏州参加第12个联合国...
公益救助特困家庭群众捐赠仪式在...
我委领导出席2018公益慈善盛典活动
全民健康工作委员会举办“喜迎国...
中央国家机关老干部推进全民健康...
首届中美医疗创新论坛在深圳举办
全民健康工作委员会党员向社区捐...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资讯 > 医疗卫生医疗卫生
起底新型冠状病毒家族
来源:北京日报    时间:2020-02-10

2020年1月12日,国家卫健委与世界卫生组织分享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造成武汉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如今,为疫情防控齐心协力攻坚克难的战斗在全国上下继续着。2019-nCoV,是一种既不同于2003年引发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冠状病毒(SARS-CoV),又不同于引发2012-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冠状病毒(MERS-CoV)。为了更加有效地防控,对于冠状病毒,我们应该了解更多相关科学知识。

冠状病毒是什么

冠状病毒是一大类病毒的总称,在电子显微镜下可以观察到它们的表面有类似日冕状突起,看起来像王冠一样,因此被命名为冠状病毒。冠状病毒直径约80-120纳米,是自然界广泛存在的一大类病毒。迄今,科学家发现了约15种不同的冠状病毒,其中有7种可以让人类感染,但不一定都是肺炎,也可以是感冒、上呼吸道感染和其他病症。

冠状病毒可分为α、β、γ、δ4个属。哺乳动物冠状病毒主要为α、β属冠状病毒,可感染包括猪、犬、猫、鼠、牛、马等多种动物。禽冠状病毒主要来源于γ、δ属冠状病毒,可引起多种禽鸟类如鸡、火鸡、麻雀、鸭、鹅、鸽子等发病。

在迄今发现的冠状病毒中,有七种可以让人患病。除了SARS-CoV、MERS-CoV、2019-nCoV三种冠状病毒外,其他的四种人冠状病毒(HCoV-229E、HCoV-OC43、HCoV-NL63和HCoV-HKU1型)通常会引起人患轻度或中度上呼吸道疾病,如感冒。症状主要包括流鼻涕、头痛、咳嗽、咽喉痛、发热等,有时会引起肺炎或支气管炎等下呼吸道疾病,在心肺疾病患者、免疫力低下人群、婴儿和老年人中较为常见。

如果从总体来看,冠状病毒都可能起源于动物,在漫长的演化中,分别形成感染动物和感染人的病原体。但是,目前人类对每种冠状病毒的起源并非完全清楚,只是对其中一些病毒有比较多的认识。

冠状病毒的源头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8000年左右。早期的认知是,非冷血飞行动物,如蝙蝠和鸟类是冠状病毒最佳宿主(源头宿主),即病毒与它们形成寄生和共生的关系,蝙蝠携带α、β冠状病毒;鸟类则携带γ、δ冠状病毒。

现在已知的是,家畜冠状病毒和人类冠状病毒HCoV-OC43于1899年开始分别独立演化。在18世纪,家畜冠状病毒由马冠状病毒中分离出来。人类冠状病毒HCoV-OC43也有可能是于1890年从家畜冠状病毒中分离出来。同时,家畜冠状病毒和狗呼吸系统冠状病毒来自于1951年的一个共同祖先。但是,也有研究显示,1937年,博德特和哈德森已从小鸡体内第一次分离到了冠状病毒。这应该是动物的冠状病毒。

与疾病斗争中发现冠状病毒

由于人们常患感冒,而对感冒的诊断也发现与多种鼻病毒有关。鼻病毒是20世纪50年代被发现的。尽管人们首先发现鼻病毒与感冒有关,但是只有大约50%的感冒由鼻病毒引起。这引起了研究人员的兴趣和关注,人们想要弄清,除了鼻病毒外,是什么病原微生物引起了人们的感冒和呼吸道感染。

1965年,泰瑞尔等人利用带有纤毛的人胚气管培养方法,从普通感冒病人鼻洗液中分离出一株病毒,命名为B814病毒。后来,哈姆雷等人用人胚肾细胞分离到类似病毒,代表株命名为HCoV-229E病毒。

1967年,麦金托什等人同样以人胚气管培养方法从感冒病人鼻腔中分离到另一批病毒,其代表株是HCoV-OC43。不过,也有研究认为,HCoV-OC43与动物的最近共同祖先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至于HCoV-OC43是来自马、猪,还是蝙蝠、鸟类,抑或是鸡,现在并不清楚。

1968年,阿尔梅达等人对上述病毒进行形态学研究,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发现这些病毒的包膜上有形状类似日冕的棘突,因此提出命名这类病毒为冠状病毒。1975年,国际病毒命名委员会正式命名冠状病毒科。

HCoV-229E和HCoV-OC43都是在20世纪60年代发现的,它们有比较相同的性质,致病力和感染力相对温和,一般是引起轻微的呼吸道感染和疾病。

至于其他两种人冠状病毒HCoV-NL63和HCoV-HKU1,则是在2003年中国爆发SARS并确认了是SARS-CoV之后才发现的,而且也不知道它们源自何种动物,或许本身就是人身上的冠状病毒。

2004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研究人员范德霍克等研究人员在一名患有呼吸道疾病的7个月大女婴的呼吸道中提取和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命名为HCoV-NL63。之后,多个国家在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儿童体内都发现了这种病毒。

2005年香港大学研究人员发现了另一种人冠状病毒,命名为HCoV-HKU1。这个病毒也是引起上呼吸道感染,但是它的致病具有季节性,高峰发病期是在晚秋、冬季,而且感染率明显低于其他呼吸道冠状病毒,感染症状也相对轻微,但对于有基础疾病和免疫抑制的患者,会加重症状并引起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2012年9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称,在中东地区从一个患有急性呼吸道疾病的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SARS样冠状病毒,命名为MERS-CoV,病人的临床表现为急性呼吸道感染和肾功能衰竭,致死率极高。

2020年1月,新的冠状病毒2019-nCoV被发现和确认。

不同种类冠状病毒的致病能力分析

20世纪60年代发现的HCoV-229E和HCoV-OC43只是让人患感冒或有轻微的上呼吸道感染,21世纪初发现的HCoV-NL63和HCoV-HKU1同样是让人,尤其是儿童患轻微的上呼吸道感染。而且,这两种人冠状病毒发现后,在中国内地也发现了很多儿童易感这种病毒,导致急性呼吸道感染。

北京儿童医院的研究人员对2008年5月至2010年3月在该院住院治疗急性呼吸道感染的382例儿童患者样本中检测到部分病例有HCoV-NL63和HCoV-HKU1。其中32份(8.4%)含有HCoV-NL63和57份(14.9%)含有HCoV-HKU1。

但是,它们也并非单独致病,而是与呼吸道合胞病毒和副流感病毒共同致人染病。在感染HCoV-HKU1的患者中,主要的临床症状是咳嗽、发烧和咳痰。在感染HCoV-NL63的患者中,主要症状是咳嗽、发烧和鼻漏。这说明,HCoV-NL63和HCoV-HKU1的致病性较轻,而且可能要与其他病毒共同作用才能导致急性呼吸道感染。

相比于四种只引发轻中度呼吸道疾病的人冠状病毒,SARS-CoV、MERS-CoV和2019-nCoV引发的疾病更为严重,同时它们的基因组有一定的相似性,这三种病毒入侵人体的方式也是一样的。虽然2019-nCoV的S-蛋白中与人体ACE2蛋白(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是病毒结合和入侵人体细胞的受体)结合的5个关键氨基酸有4个发生了变化,但变化后的氨基酸却在整体性上完美地维持了SARS-CoV的S-蛋白与ACE2蛋白相互作用的原结构构象。因此,尽管2019-nCoV的新结构与ACE2蛋白相互作用能力由于丢失了少数氢键有所下降,但仍然达到很强的结合能力。MERS-CoV也是依靠S-蛋白与ACE2蛋白相互作用进入人体的。

SARS病毒在2003年引发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据世界卫生组织2003年8月16日的统计,全球累计SARS病例共8422例,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因SARS死亡人数919人,病死率近11%。

MERS病毒在2012年至2015年引发中东呼吸综合征,全球累计确诊的感染病例共1139例,其中431例死亡(病死率37.8%)。这些病例来自24个国家和地区,病例最多国家为沙特阿拉伯。

由于没有证据显示MERS病毒具备持续的人际传播能力,以及单从发病数和死亡数看,MERS没有SARS对人类的威胁和危害大,尽管SARS死亡率没有MERS高,但人传人的致病力比MERS高。

至于2019-nCoV引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流行的结果如何,还有待未来进行最后的统计。从致病性来看,2019-nCoV的致病力可能比SARS病毒高。因为,此次的2019-nCoV不只是可以通过近距离接触传染人,而且传播的人体部位更多,如眼睑,但此前的SARS没有这种传播现象。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披露自己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可能原因是,病毒可能从结膜传染。在回京前2天,王广发去了几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和临时隔离病房,里面很可能存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当时他佩戴N95口罩进入,没有配备防护眼镜。回京后,最早的症状是其左下眼睑出现结膜炎,2-3个小时后出现了卡他症状(鼻塞、流涕、鼻痒、眼睛痒、打喷嚏)和发热。此后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现在已痊愈。

此外,该病毒造成的病情具有隐蔽性,因而具有更大的传染性。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专家研究发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患者并非一定首先表现为发热和呼吸系统症状,还存在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眼科等症状。多例患者就诊时并无发烧、咳嗽等呼吸系统典型症状,仅以消化系统症状为首发表现,如乏力、精神差、恶心呕吐、腹泻等;以神经系统症状为首发表现如头痛;以心血管系统症状为首发表现如心慌、胸闷等;以眼科症状为首发表现如结膜炎;仅有轻度四肢或腰背部肌肉酸痛。这些情况都容易让人忽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因而可能存在进一步传播的风险。但是,目前看来,2019-nCoV引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是染病人数多,但死亡人数相对少。(张田勘)

延伸阅读

冠状病毒究竟来自何处?

SARS-CoV、MERS-CoV和2019-nCoV来源于何处,一直是一个谜。来自动物是比较肯定的结论,但是,来自什么动物,却有争论。一种研究结果表明,SARS病毒最先是1937年从鸡身上分离出来。但是,更多的研究表明,SARS病毒最早由叶形鼻蝙蝠携带,随后传染给菊头蝠科蝙蝠,之后传染给果子狸,最后传染给人类。也就是说,蝙蝠是源头宿主,果子狸是中间宿主。

MERS病毒来源争论并不大,确认为来自骆驼,美国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于2014年6月4日发表了德国波恩大学的德罗斯腾教授等人的研究。研究人员对一位沙特死亡病例的基因检测研究发现,这名患者是与骆驼接触染病的,因为从他体内分离出的冠状病毒与其农场里的骆驼存在“相同的基因序列”。但是MERS病毒最初的源头宿主也可能是蝙蝠。

2019-nCoV的来源现在争议很大,有多种说法。分别指向蝙蝠、蛇、水貂和果子狸。但是,究竟谁是源头宿主,谁是中间宿主,还需要未来的研究才能确认。而且,不只是基因组检测对比,还要进行实地和实物的2019-nCoV提取和对比。